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南通老猫

我是老猫,对,就是你最熟悉的那只老猫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与陈公尧咨等夜饮  

2013-08-11 23:25:56|  分类: 虚拟的世界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与陈公尧咨等夜饮 - 老猫 - 南通老猫
 

昨日重读《卖油翁》和《庖丁解牛》二文,老猫感慨颇深,却总觉意犹未尽,捧书于手,不知睡去。

是夜,偶遇康肃陈公、卖油翁及庖丁,邀其小酌。席间酒过数巡,老猫抱拳揖云:三位乃人间至奇之士,精艺绝学留传百世,后人但有入学读书者必先以三位为偶,今老猫欲留下三位绝艺视频,供人间凡人景仰,留三位真像上传至以太虚空,更有迪斯尼纪录相赠,光宗耀祖,荣耀门庭,不知意下如何?三位皆惊叹现代科技之发达,忙抱拳拱手,感恩涕零。

三人皆为豪酒之杰,四人饮尽一箱梦九,十箱青岛纯生,想及光辉形象和得意之绝学将从此留传后世万代,皆不由得豪情万丈,口沸目赤,掀拳裸袖,心中若有海浪澎湃。

及至康肃公弯弓傲射,但见其发矢十漏八九,不禁赧颜低首,无以自顾。卖油翁睥睨之,云:你亦无奇,惟手生尔。取出小钱覆于油壶之口,言罢徐以杓酌油沥之,但见翁之手指发抖,呼吸急促,十油溢八九于钱外。老脸通红,须发皆乱,袖手立于康侧无语侧目。老猫恭请庖丁,庖丁手持新发于硎之刀,口称二位均不能依乎天理,视不止,动不迟,如何才能游刃如吾?砉然举刀,但见批郤刀滞,导窾手止,肯綮相联而刃已微卷。

老猫观之微颔,四顾三人。康肃公问曰:何故吾射不精乎?,卖油翁同问:几百年来老汉每日酌油,熟已生巧,何故不能遂心乎?庖丁更是奇异而愧道,此真百思不得其故矣!猫公可否赐教一二,以决中疑?

老猫颔首笑云:三位并非手生,康肃公善射如前,翁亦是手熟犹胜当年,庖丁兄更无需诧异,个中并无变数,乃诸兄心乱矣。君不闻,心静则明,水止乃能照物;品超斯远,云飞而不碍空。三位突闻从此可以扬名人间,流芳百世,皆已心动。心居中虚以治五官,心乱动则废其神,物欲之诱令汝由生魔障,不能凝神聚气,箭离靶,油湿钱,刀刀骨现。非艺不如前,实神乱尔。心乱则音噪,心静则事圆,凡事概莫如此。

三人笑而散去,老猫忽恍而惊动,乃南柯一梦也。

 

《卖油翁》原文

陈康肃公尧咨善射,当世无双 ,公亦以此自矜。尝射于家圃,有卖油翁释担而立,睨之,久而不去。见其发矢十中八九,但微颔之。

康肃问曰:“汝亦知射乎?吾射不亦精乎?”翁曰:“无他, 但手熟尔。”康肃忿然曰:“尔安敢轻吾射!”翁曰:“以我酌油知之。”乃取一葫芦置于地,以钱覆其口,徐以杓酌油沥之,自钱孔入,而钱不湿。因曰:“我亦无他, 惟手熟尔。”康肃笑而遣之。

 

《庖丁解牛》原文

庖丁为文惠君解牛。手之所触,肩之所倚,足之所履,膝之所踦,砉然向然,奏刀騞然,莫不中音:合于《桑林》之舞,乃中《经首》之会。 文惠君曰:“嘻,善哉!技盖至此乎?”

庖丁释刀对曰:“臣之所好者,道也;进乎技矣。始臣之解牛之时,所见无非牛者;三年之后,未尝见全牛也。方今之时,臣以神遇而不以目视,官知目而神欲行。依乎天理,批大却,导大窾,因其固然,技经肯綮之未尝,而况大軱乎!良庖岁更刀,割也;族庖月更刀,折也。今臣之刀十九年矣,所解数千牛矣,而刀刃若。彼节者有间,而刀刃者无厚;以无厚入有间,恢恢乎其于游刃必有余地矣!是以十九年而刀刃若新发于硎。虽然,每至于族,吾见其难为,怵然为戒,视为止,行为迟。动刀甚微,謋然已解,如土委地。提刀而立,为之四顾,为之踌躇满志;善刀而藏之。” 文惠君曰:“善哉!吾闻庖丁之言,得养生焉。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8)| 评论(1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