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南通老猫

我是老猫,对,就是你最熟悉的那只老猫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那些陪我一起长大的歌 三  

2013-08-24 00:26:45|  分类: 真实的生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那些陪我一起长大的歌  三 - 老猫 - 南通老猫
 

有很多的歌,总是人生成长的见证和标志。

有一些歌也是很稀松平常的,可每次听到这些歌,我就不由得想起一段事情。人生有很多的转折点,一个接着一个,不同的时代就有不同的歌,我很少主动想起去听一首歌,但当我真的提笔开始写这篇《那些陪我一起长大的歌》时,我忽然很想再听听这些让我难忘的歌,回味当时内心复杂的情境,也许,音乐与文字、图片一样,有一种看不到的震撼力。

朝花夕拾杯中的,寂寞的人在风雨后。那段灯红酒绿的日子里,就象一个纨绔子弟一样,成天在外面和朋友喝酒,成天就象腾云驾雾般的挥霍着人生最有进取力的青春岁月。那个年代,靖江城里到处都是歌厅舞厅,喝完酒别人去跳舞,我就去唱歌,不管唱得有多难听,却总有朋友们违心的掌声,让我一点点忘了自己的歌有多难听。那时候会唱的歌也不多,翻来覆去就那几首,象《小白杨》现在再唱起来,全无当年那种激昂,更多的已经感觉到疲软,不愿再唱;《中华民谣》也许就是那时候我神魂颠倒的写照,倒是那首《梦里水乡》一直让我铭记于寄情于山水,满世界出差,在外思念家乡家人的感觉。

记得那年出差去河南,正好流行着李永波的那首《小芳》,辫子粗又长、眼睛大又亮,一路上都是这样送别的场景,弄得我好象是被充军发配的感觉,很是不爽,却又喜欢再多听几遍。时隔几月再去开封,结果,那首纤夫的爱赶走了小芳,只记得在大相国寺门前的广场上,十几对大音箱放在各式摊贩前,清一色都是妹妹坐船头的号子声,连套圈的、打汽枪的摊位都放的这歌,当时就觉得河南这地方怎么这么时髦呢?再回到家听这歌时,脑子里全是相国寺的样子,若是再听上半个月,估计快疯了。而唱这歌的死胖子以后基本上也再没有什么作品了,倒是每次电视台有什么访谈节目,请他来象个小丑一样与潘长江一唱一和地,以后再也没有觉得这破歌有什么好听。

一首歌能代表一种心情,同样也能代表一个地方,随后几年我转换了很多工作单位,到了季市后张宇的《雨一直下》,让我深切感受到雨中的落寞之情,我有一个朋友叫哈密,唱这首歌绝对是到位,以至于现在看到他,我都能想到这首歌,真是奇了怪了,猫了个咪的。后来到城东,刀郎出现了,被赵本山骂为屎壳郎、被那英讥讽为农民的刀郎,确实是音乐界的奇才,我好多朋友的手机铃声都以《冲动的惩罚》为骄傲,好象不用刀郎的歌作铃声就落伍了。刀郎风靡得快,也消退得快。连笑着都象哭的腾格尔以一首《天堂》让我记住了唱这首歌绝对投入、甚至唱到那句“我爱你”的时候连表情都绝对相似的同事季进国,可惜,以后再也没有听到他当我面唱这首歌了。

这几年的歌,虽然多,但真正能让我记住的并不多。也许是我的心态慢慢发生了改变,体味到了生活艰辛,虚幻被现实所代替,美好终究只能停留在旋律之中,面对现实,让我知道音乐与生活的距离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8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