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南通老猫

我是老猫,对,就是你最熟悉的那只老猫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闲聊“拍马屁”  

2013-09-25 11:54:24|  分类: 真实的生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俗话说得好,千穿万穿,马屁不穿,拍马溜须其实是一门很深的学问,真正掌握好这门学问的,就算身无长物,也一样能够平步青云。尤其是对于那些经常在领导身边的转悠的人,这门功课,做得好与不好绝对关乎他的前途。

拍马屁,说穿了就是一种精神贿赂。那些厚颜无耻、心术不正、动机不良之徒,靠阿谀奉承博得领导青睐,以达到谋取私利之目的,就是人们通常说的拍马屁、抬轿子、戴高帽等。不但中国自古以来就有人擅长“拍马屁”,老外也爱“拍马屁”。英国有位叫施滕格尔的专家,就著书传授拍马秘诀:要隐约含蓄和恰到好处。真是经验之谈,因为中国早就有句俗语叫“马屁拍在马腿上”。讨好人不到位,反而很难落好。

与物质贿赂相比,精神贿赂更具形式上的灵活性和行动上的隐蔽性。“精神贿赂”之恶习源远流长,尤其在中国官场中绵延数千年,对之的记载可谓车载斗量,其中不乏马屁高手。

东晋后期,桓玄拥兵自重,最后干脆消灭了掌握朝政之司马道子父子,篡位自立,建立桓楚,改元“永始”。桓玄登位之初,在皇宫中刚坐上御座,椅子突然塌陷。正当群臣均大惊失色之时,侍中殷仲文开口说道:“这是因为陛下圣德深厚,连大地都载不起了,所以御座才陷落下去。”只一句话便将天谴说成了天运,不由得令桓玄“大悦”。自此,殷仲文便成了桓玄的得意侍从。

桓玄最后落了个国破家亡的结局。桓玄兵败后曾问身边诸臣:“我何以败乎?”吏部侍郎曹靖之说:“天怒民怨,焉能不败!”桓玄又问:“卿何不谏?”曹靖之回答:“当时朝中一片歌颂之声,都说当今乃尧舜之世,你也欣然相受,我还敢说什么呢?”桓玄听后无话可说。

不光是大臣喜欢拍马,号称诗圣的杜甫也有过这样的历史。

杜甫有一首《徐卿二子歌》:“君不见,徐卿二子生绝奇,感应吉梦相追随。孔子释氏亲抱送,并是天上起麒麟儿……吾知徐公百不忧,积善衮衮生公侯。丈夫生儿有如此,二雏名位岂肯卑微休。”吹捧到如此肉麻的程度,与官场上溜须拍马之徒大有一拼,实难令人想到此诗竟是出自“诗圣”之手。

《宋史·宗室传四》记载了这样一则趣闻:南宋庆元年间,韩伲胄专权。工部侍郎赵师择对之百般巴结。一次,韩伲胄赴宴,经过一处山庄,看到人工布置的竹篱茅舍,对赵师择说:“这里真是一派田园景象,就是缺点儿鸡鸣狗吠之声罢了。”过了一会儿,忽听草木丛中传来了 “汪汪汪……”的狗吠声,仔细一看,原来是赵师择蹲在那里学狗叫呢,逗得韩伲胄大笑,十分开心。不久,赵升任工部尚书。不过这种马屁拍得也太露骨,太低能了,基本上没有任何的技术含量。

比较高的一种境界是,拍马于无痕,夸了别人,也不会贬低自己。金轮法王和杨过对战,处于下风曾说,像你这样的少侠,再回去苦练10年,定能超越我。何苦现在年纪轻轻死于我手下?这种说话的艺术还是值得研究的。

明太祖朱元璋一次微服外出,路遇彭友信,正好雨过天晴,万里长空出现了一道彩虹。朱元璋兴之所至,信口吟了两句:“谁把青红线两条,和风和雨系天腰?”彭友信灵机一动,马上应声接了两句:“玉皇昨夜銮舆出,万里长空架彩桥。”把朱元璋比作“玉皇”,说“万里长空架彩桥”的,就是你这位“昨夜銮舆出”的“玉皇”。朱元璋听后,龙颜大悦。吟诗的第二天早晨,就封彭为布政使。这种反应速度以及文采,做个布政使还是适当的。

解缙的谄谀之功夫,更在彭友信之上。某日解缙与朱元璋在御花园的池塘钓鱼,解缙技术好,接连钓了几条大鱼,而皇上钓了半天则一无所获,甚为尴尬郁闷。解缙道:“皇上,你没发现鱼也如此知礼节吗?”皇上听了疑而问曰:“此话怎讲?” 解缙道,有诗为证:“数尺丝纶入水中,金钩抛去荡无踪。凡鱼不敢朝天子,万岁君王只钓龙。”朱元璋龙颜大悦:“原来如此!”

这种小聪明式的马屁功夫,往往更能为大众所掌握。

还有一种拍马,当为境界较高的了。刘罗锅被和坤设计让皇上说了句让他投湖,他临机一动弄湿了衣服又回来和皇上说他遇到屈原这套昏话,还把皇上狠狠地“夸”了一通,接着罗锅子开始了史上最肉麻的表白“皇上啊,我这一去啊,思念皇上如隔三秋...... ,说到动情之处,皇上的眼睛开始潮湿,他喝斥及时而来的和绅的提醒为“一派胡言”,说“刘爱卿是到死还念着联的名声啊!我爱听......”还赏了刘墉黄金百两、黄马褂一件。

当然拍马屁高深者如云,尤其是一些知识分子,拍起来简直就是马屁无痕。在一次孔子最喜欢的弟子颜回与众人失散了,孔子伤心不已,正在垂泪之时,谁知颜回竟平安无事地回来了。看见颜回,孔子说道:“我以为你已经死了呢。”颜回赶忙接话说:“老师您还活着呢,我颜回怎么敢死呢?”言下之意,是孔子这样的老师,才让他鼓气求生的勇气,从而脱离了险情。

还有一次,孔子教学完毕,颜回称赞孔子说:“老师的学问,我仰望之,越觉其高;钻研之,越觉其深。仔细看,好像在前面,却又像在后面。我努力地学习揣摩,感觉有高大的东西在我前面卓尔矗立。似乎已经摸到门道了,当我想向前追从,却又依然不得要领。”颜回夸赞孔子的学问高深莫测,简直是一个神仙一般。

至于到了当代,拍马屁的形式及内涵又比古代升级了太多,领导喜欢自谦,却又喜欢听好话。有一次单位开民主生活会,要求每个人对领导提批评意见,谁都不肯第一个站起来,后来一位智者不慌不忙站起来说,我提两个批评意见。一是领导你只顾工作,根本不注意休息,你身体要是有了小毛小病,影响的是我们大家的工作。此言一出,大家如梦初醒,太特么地能拍了,我怎么就没想到呢。这位又说第二条,领导你平时不注意和女同志搞好交流,这一点也要批评。估计这位领导快憋不住内心的笑声了。马屁能拍到这种程度,居然还能以批评的方式出现,实在是技术。

拍马屁又称献媚,献媚不光是下级对上级,有时候领导也需要笼络人民,也需要媚众。有些天生就有表演才能的领导,能够进入基层民众之中,看到老人就哭,看到小孩就抱,一幅亲民形象,就算政绩一团糟糕,也能赢来一时的好评如潮。这种功夫,又是另外一个高层次了。还有些领导,逢年过节找几家贫困户送个红包,还不忘记身后一大帮摄像机一顿狂拍,这种媚众,演多了,就没人信了。

随着几千年来拍马屁的文化不断精进深化,在马屁声中,被拍者各种缺点毛病仿佛烤在火上一样,渐渐熔化,一个个都成了完人。这种化腐朽为神奇的功夫,也是一种文化的积淀。只不过,在我看来,拍马屁的对象,说到底还是那些虚荣、愚蠢的人。如果面对一个经验丰富、真正自信的人,最好的拍马屁的方法就是说实话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3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