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南通老猫

我是老猫,对,就是你最熟悉的那只老猫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转|大陆记者应不应该滚出两会  

2014-03-10 08:37:10|  分类: 真实的生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注:认证为“著名经济学家王福重”的网友发微博称:“大陆记者应该滚出两会,引发了巨大争议。与此同时,这几天从争抢两会新闻,到粗暴采访拍摄失联客机乘客家属,均引起公众及对国内媒体记者职业道德的争议。

争议归争议,但有一点应该肯定的是,国内的一些媒体记者,提高自身职业素养,则是许多人的共识。资深媒体人王志安今天就在微博上评论称:很多记者提问的质量的确不好,在突发事件中,一个几秒钟的提问时间,机会转瞬即逝。如果没有平日里的万般锤炼,提问差反而更正常。怪只怪我们的媒体竞争不足,市场化不够。质量差的媒体还可以生存,提问差的还可以站住位置,表现差的记者还有很多人给喝彩。推荐看一下纸牌屋里面的记者采访,相当精彩。

34日,就在全国政协开幕式的第二天,也是全国人大开幕式的前一天,正在媒体记者摩拳擦掌的时候,一场关于记者与两会的话题在微博的战场上,燃起了硝烟。

一名认证为“著名经济学家王福重”的网友发微博称:“大陆记者应该滚出两会。”随即被数万网友转载和评论,没过多久,以上微博即被删除,可能是迫于网友谩骂的压力。

随后两天,发生的事情,让人觉得,这位王福重的话,似乎有点道理。说大陆的记者滚出两会,肯定是不合适的,但是大陆记者提高素养,确实当务之急的。

35日,人大代表何香久的一句话被2万多网友装载谩骂,何香久的原话是建议“给基层公务员逐步涨薪”,但是经媒体报道后,变成“给公务员大幅度涨薪”。事后,何香久很伤心,说媒体对他的话断章取义,将“基层”和“逐步”两个最主要的词给省略掉了。

36日,在新疆代表团开放日上,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在常规采访结束后,被三百名媒体记者围堵,围堵过程中,一名女记者被挤倒,从现场视频中可以看到,场面很糟糕,“别压我”“不要推”“慢一点”,很容易让人想起春运挤火车的场景,同时让人很难能将这一场面与那些受到过高等教育的记者联想起来。

37日,广东代表团全体会议之后,东莞市市长袁宝成回应“嘿嘿市长”称号时说:“我前天没有说过‘嘿嘿’,我被记者给黑了。”33日曾有媒体报道,袁宝成在面对记者针对东莞扫黄一时的采访时,连用了几个“嘿嘿”,后引起网民的谩骂,被扣上了“嘿嘿市长”的称号。

还记得那位红极一时的“拦部姐”吗?她是《成都商报》的女记者赵倩,因为曾经在去年两会期间一天之内拦住了10名部长,所以被戏称为“拦部姐”。今年两会,会场里特设了“部长通道”,这个通道不允许记者进入。“拦部姐”“拦部哥”也在这次两会上彻底消失了。在两会开始之前,网上还流传着一篇文章,叫做“拦部宝典”,顾名思义,是讲拦部长的一些小技巧。

大家还记得2011年两会上一名记者剃了一个“五角星”的发型吗?这名记者今年在脑袋上剃了一个“梦”的。去年的时候,他剃的是PM2.5的字样;前年的时候,他剃的是“温”的字样;在2010年,他剃的则是“镰刀斧子”的图形。

现在得说说记者了。

昨天,著名财经记者李德林在腾讯大家上发了一篇文章《基金冠军的毁灭》,里面有一段话说:“曾经,记者有无冕之王的称号,现在有‘防火防盗防记者’的说法,出门说自己是记者,可能美女都会甩来一串白眼。”

这句话是针对基金冠军厉建超说的,八年前,厉和李是同事,都是记者,后来厉转投到了金融行业,并且发了大财。李在翻厉的档案时发现,厉竟然把他八年前从事媒体的经历给抹去了。李德林觉得,可能厉建超觉得当年的媒体经历对于自己以后的发展有些不妥,所以就不提那一段了。

还是在昨天,我导师的一个朋友从挪威回来,我们和他一起喝了咖啡聊了天,他不知道我一直都有心做媒体,所以聊到记者这一行时也非常放得开。他说,国外的媒体才是真正的媒体,国内没有新闻,国外的记者根本就看不起中国的记者,中国哪里有记者啊,中国的记者不是马屁精就是黑社会,他的很多做媒体的朋友都后悔死了,都不想提他做记者的经历。

我看到周围的人在跟他使眼色,让他不要再说下去了,但是他没有意识到,越说越来劲儿。听着他的话,我在心里默默地擦了眼泪。

今年过年回家的时候,我们大家族聚会。亲戚们读大学的不多,只有我一个还在读。一个远房的叔叔听说我一直在媒体实习,就过来跟我敬酒,说:“大侄儿,我一看你就觉得你很有前途,来,叔经你一杯。”随后咕咚一声,一杯白酒就下去了。我端着那满满的一杯白酒很发愁,从来没有这么喝过,除了与南啊楠闹别扭的那段时间。

“你不是记者吗?你们记者不都是很能喝酒吗?大侄儿不用谦虚啊。”

我端着杯子说,今天不在状态,实在喝不下去。

后来,他没有逼我继续喝,坐过来就跟我聊了起来。“哎呀,你看,一看你就是做记者的料儿,长得这么斯文。”一番恭维之后,他对我说,他在外面有一笔五万块钱的存款,要了好几年要不下来,希望我以记者的名义给他们当地法院打电话施加压力,说事成之后一人一半。

我端着那一杯白酒,举过了头顶,深深地鞠了一躬,说:“叔,我敬你。”

两会上,代表们应该不敢乱说的,尤其是那些明星代表,多少双记者的眼睛在盯着他们啊。一句话说错,很有可能就给自己惹一身的骚。所以能不说就不说,逼不得已就少说,再不行就打马虎眼,就像那位东莞市长,一个劲地说“你们辛苦了,你们太辛苦了。”

我想很多代表都可能会有这样的感觉:记者就是蝗虫

曾经一度,媒体记者确实是一个高尚的行业,是一个值得让人敬佩的行业。但是,今天来看,各种无底线的采访,各种媒体黑幕的爆出,使得这一行业遭受着前所未有的劫难。造成这一劫难的原因,既有来自权力方对新闻的管制,也有来自社会对新闻的质疑,更有来自媒体队伍自身堕落。

欲让人尊敬,必先自重。对于新闻专业主义的追求,时刻都不能忘记啊。

其实,我一直都不知道什么是新闻专业主义,因为没有修过这方面的课程。我一直觉得以司马迁为代表的那些史学家是新闻专业主义的先行者。因为,他文笔好,有坚持,为了把一个人物写全面,跋山涉水几千里,翻阅古籍数百册。同时,当面临着巨大的压力的时候,还能通过机智幽默的方式化解了,用春秋的笔法,将历史的真相记录下来。

我不觉得那些以“死谏”为荣的言官是新闻专业主义的先行者,不是说他的那种“死谏”形式多么极端,而是他们无论是死谏还是弃官裸谏,他们的目的都是为了维护落后的封建王朝。而司马迁这样的史官则不是,他们是究天人之际,通古今之变的。在大汉王朝正盛的时期,都能将大汉王朝的的死对头项羽写的那么大英雄主义,都能将大汉王朝的奠基者刘邦的弃父弃子的事情如是写下来。这是不党的行为啊。

大陆记者该不该滚出两会?显然是不该的,因为两会需要报道,代表的发言需要传播,两会还需要监督。但是有一批记者,或许该离开两会的。

就比如我,如果我去采访两会,我肯定是不合格的,肯定是应该离开两会。为什么呢?因为,我一直都想为了两会写一点什么,都想针对几大民生热点进行分析一下,都想对国家出台的一些方针政策解读一下。

但是,我没有那个本事,不懂这些,只能写一些花絮,只能写一些不痛不痒的东西,只能写一些以两会为噱头吸引眼球的东西,哎,这不都是扯淡吗?扯淡是什么?扯淡就跟扯皮筋一样,越扯越长,扯不住了,或者没扯好,嘣儿的一声就断了,那就真扯蛋了


转|大陆记者应不应该滚出两会 - 老猫 - 南通老猫
毛新宇两会拒绝接受采访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1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